美国底层民众在抗疫方面的反智行为,是对美国政府政策的反噬,这种反噬带来了美国人集体的表现,最终自食其果。

疫情爆发后,美国人有许多骚操作让国人大惑不解:比如不愿意呆在家里、出门也不愿意戴口罩,疫情期间几万人挤在海滩等等。难道是他们不怕死吗?

其实美国人也是怕死的,有条新闻:有一个美国小伙子每天在一家医院的后门直播,边直播边哭,因为每天从这个后门要抬出许多因新冠而死的病人。美国人不怕死,是因为对政府宣传的不信任。

比如说反对研发疫苗,觉得比尔研发疫苗就是想害人,这种观点要是放在中国简直就是无法理解。

为什么中国人无法理解美国人的这种行为,因为中国人对疫苗能防病的经验,是建立在新中国成立以来几十年来政府对全民健康负责任的态度与实践的基础之上,我们小时候都有过打疫苗的经历,因此,形成了疫苗能治病的观点。

但是美国人却不是的,美国人的记忆当中对疫苗的观点是:美国政府冠冕堂皇地假借科学实验的名义拿美国人(主要是美国黑人)去做病毒实验,比如:臭名昭著的“塔斯基吉梅毒实验”,成为了令不少黑人闻之色变的专有名词,甚至已经成为种族主义的代名词,为什么?

因为美国公共卫生部拿黑人男子做为白老鼠,在他们身上研究梅毒对人体的伤害,这样干了多久?干了40年,没有人知道!许多人为之付出了生命!

再过了30年,美国政府才出来道歉。一个政府连这种事都干得出来,美国老百姓会信任它么?

如果将中国人的记忆换成美国人的记忆,政府说现在要打疫苗治病,你敢打么?所以美国人反对疫苗,是正常的反应。

西进运动修铁路时的杀人专家的“平克顿侦探所”事件,帮着美国政府去杀人越货;

20世纪初工人罢工的“加特林菩萨”事件,“南无加特林菩萨,六根清净贫铀弹,一息三千六百转,大慈大悲渡世人”;

20世纪以来爆发的各种环境污染事件,比如最近的2016年的弗林特市“铅水危机”,美国人民喝了两年重污染的铅水,最终居然没有一个企业或个人为此承担任何责任。

加上最近几年,美国媒体,包括整个西方媒体暴露出许多的的报道,尤其是特朗普上台后,两党无下限的互相攻击,让世界人民,当然也让美国人民看到了过去许多美国人干的黑心事。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媒体突然跳出来说:新冠疫情来了,会死人。美国人会信么?

不会信,相反,用美国法律赋予自己的自由的权力给予反对,所以出现“不愿意呆在家里、出去也不愿意戴口罩、骂比尔盖茨研发疫苗、疫情期间几万人挤在海滩”等等反智现象,其实是美国人对美国政府与媒体的高度不信任而产生的集体无意识反抗行为。

然而,他们并不值得同情,因为美国是资本主义世界的顶层,所有的美国人都在享受美国法西斯金融魔鬼在全球掠夺过去的红利,他们自然也得承受着内部变态带来的伤害。

美国底层的反智行为,是对美国政府政策的反噬,这种反噬带来了美国人集体的表现,最终自食其果。

作者 wwwhth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